毒性是农药对人和家禽的毒性功能的品位,所以在运用高毒、高危害农药时候

为了维护人们的合法权益,保障农产品和农资产品的质量安全,确保农业生产的顺利进行,如何理性对待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成了我们的当务之急。
目前全社会对剧…

目前全社会对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闻之色变,政府也相继出台淘汰和禁用计划。高风险农药固然要管,但是真正的症结在于如何正确、安全地使用。而且,一些高风险农药具有药效高、成本低的优点…
目前全社会对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闻之色变,政府也相继出台淘汰和禁用计划。高风险农药固然要管,但是真正的症结在于如何正确、安全地使用。而且,一些高风险农药具有药效高、成本低的优点,使用得当可以提高农民生产效率,促进农业生产。对于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是简单地一禁了之,还是有效加以监管,使其扬长避短服务农业生产?需要科学认知和理性思考。
农药有毒性和毒力之分,毒性是农药对人和牲畜的毒性作用的程度,而毒力是指农药对病、虫、草等的杀伤力。农药产品的毒性级别按照产品的急性毒性分级,经口半数致死量(mg/kg)小于或等于5为剧毒,大于5~50为高毒。剧毒、高毒农药使用不当,对人畜和环境有较大危害性。高风险农药是指对农业生产安全、农产品质量安全和生态环境安全存在着较高风险的农药,主要包括经常发生药害的、易发生人畜中毒的、易造成农产品质量安全事故的或者其他需要进行重点监控的农药。如何加强对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的监督管理,是保证农产品质量安全和农业生产安全的涉及民生的大事。
严格管控高毒农药科学有序分批淘汰
我国对高毒农药采取了严格管控措施。从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我国已先后淘汰了六六六、滴滴涕、甲胺磷等33种剧毒、高毒类农药,现在登记使用的剧毒、高毒类农药(以原药毒性分类)只有22种,而在生产中广泛使用的是低毒、低残留农药。10月1日起实施的《食品安全法》明确要求禁止将剧毒、高毒农药用于蔬菜、瓜果、茶叶和中草药材等国家规定的农作物。国家对农药的使用实行严格的管理制度,加快淘汰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推动替代产品的研发和应用,鼓励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因此,农业部拟在充分论证的基础上,科学有序、分期分批地加快淘汰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目前高毒农药使用量占农药使用总量的比重不到3%。应该说,我们现在的农药是处于比较安全的时期。
目前剧毒、高毒农药主要用于地下害虫防治、粮食仓储、毒杀老鼠和土壤消毒等方面。而在这些方面,低毒、低残留的农药新品种的研发还是薄弱环节,现在有的还不可替代。而高风险农药使用量比较大,而且是动态的,一般列为限制在部分作物上使用。剧毒、高毒农药并不代表高残留农药和高风险农药,有的剧毒、高毒农药残留很低、药效很好、效益比较高,深受农民认可。
风险不在农药本身在于不能正确使用
其实,农药的关键问题不在于农药本身,而是如何使用。我们国家农业生产是以千家万户的分散种植为主,很多农民生产技术水平低,使用农药光看效果,所以在使用高毒、高风险农药时候,使用量大、不按照间隔期使用农药,带来很大的农产品安全隐患。
这也跟长期以来对农药经营、使用没有严格的立法监管和经营许可有关。比如高毒农药涕灭威、克百威、氧乐果在防治病虫上都是很好的农药,氯化苦在土壤消毒方面也很有效,高风险农药百草枯是很好的除草剂。问题不在于农药的毒性和风险,而在于使用方法的监控不力,监管不到位,毒性和风险没有得到有效控制。
其实,高毒农药、高风险农药关键是使用监管。美国现在每年进口山东华阳农药生产企业几千吨涕灭威高毒农药在生产中使用,他们就是实行严格的高毒农药统一监管使用,农场出现虫害,上报农业部门,农业部门制定高毒农药使用方案,由专业化防治公司统一防治,避免了农场人员接触到高毒农药,既保证了农产品质量安全,又确保了农业生产使用高毒农药,并且降低农民生产成本。可见,高毒农药关键还是使用监管。
所以,全面淘汰剧毒、高毒农药,是否能有效应对突发性、大面积发生的农作物病虫害进行防控,是否提高了农民的生产成本,是否增加了农药使用量(低毒农药一般比高毒农药使用量大)?都需要认真评估。而且,在我国主要农产品价格普遍高于国际市场价格的大背景下,更需要慎重考量,以免牺牲了农民的利益。
高毒农药专业化使用可有效规避风险
那么,怎么才能做到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的合理使用?山东省安丘市在使用氯化苦对土壤消毒的经验就值得借鉴。潍坊市2013年峡山区在央视焦点访谈栏目被曝光,在生姜种植时使用了涕灭威(神农丹)高毒农药,此后,潍坊市全面禁止经营和违法违规使用高毒农药,让供销社系统统一储备、统一使用剧毒、高毒农药。氯化苦是剧毒农药,是联合国推荐的替代溴甲烷的土壤消毒剂,因为对人体有强烈的刺激和催泪作用,能警示人而不至于中毒,并无残留,因而安全可靠。在安丘市,由供销社统一进货、建设独立仓库,组建专业化使用队伍。姜农需要土壤消毒,给供销社交钱,价格统一,供销社派专人去对土壤进行消毒。每年安丘市供销社储备、使用氯化苦1200多吨。这样,姜农接触不到氯化苦农药,既保证了剧毒农药使用安全,又达到了土壤消毒效果。
再如百草枯,是一种快速灭生性除草剂,能迅速被植物绿色组织吸收,使其枯死,而对非绿色组织没有作用,使用成本低,除草效果好。但是,百草枯对人毒性极大,误食用后,成活率很低,每年都有一些食用百草枯死亡的人,这给社会带来不安定的因素。最近,百草枯毒性级别被修订为剧毒,马上面临着退出市场的风险。目前,中国百草枯年产量8万吨左右,产能十几万吨,与百草枯生产紧密联系的还有上游20万吨的吡啶产业链。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百草枯生产企业从一开始就自己建立统一使用百草枯的施药组织,生产企业直接给这些施药组织提供百草枯,农民需要除草,给这些施药组织提出要求,施药组织收取药费和人工费用,进行杂草防治。这样,百草枯农药在市场上不经营流通,农民接触不到百草枯,也就不会误服或者去喝百草枯自杀,也就不会产生严重的社会问题,政府也就没有必要禁止百草枯的生产、使用。
确保需时有药可用有效把控扬长避短
近日,山东省农业厅下发了《高风险农药目录》,《目录》包括甲拌磷、甲基异柳磷、克百威等23个农药品种。省农业厅要求:一是在高毒农药定点经营的地区,对《目录》中的农药实行实名购买制度;也可把《目录》中除剧毒、高毒农药以外的其他高风险农药纳入剧毒、高毒农药范畴一并管理。二是在整建制禁止销售剧毒、高毒农药的区域,要对《目录》中除剧毒、高毒农药以外的其他高风险农药实行实名购买制度;也可采取将剧毒、高毒农药中的鼠药、仓储用药和土壤消毒用药以及其他非剧毒、高毒的高风险农药实行定点经营、实名制购买,将其他的剧毒、高毒农药禁止销售。此《目录》的发布和管理措施的落实,对高风险农药的监管在全国创造了新的经验。
山东省目前已经有济南、潍坊、威海、莱芜、日照、聊城、青岛等地全面禁止经营、违法违规使用剧毒、高毒农药,由有关指定农药经营企业统一储备、统一使用,统防统治,封闭运行,既保证了剧毒、高毒农药在突发严重病虫害、大面积病虫害和土壤消毒、粮食仓储、地下害虫等专属领域的病虫害有药可用,又使千家万户农民自己无法购买、使用这些农药,确保了剧毒、高毒农药用得上,使用正确,无危害,残留不超标。
如果我们对剧毒、高毒农药都采取这一办法,即农民的农作物或者一个区域得了(或预测发生)严重的病虫害,及时给当地农业部门汇报,农业部门派技术人员诊断,提出必须使用剧毒、高毒农药,由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剧毒、高毒农药储备、施用企业负责实施,农民将钱交给实施企业,财政可以给予一定补贴,实施企业还负责回收废弃物。这样就能杜绝剧毒、高毒农药的滥用。
只有对剧毒、高毒农药和高风险农药使用实施更为严格有效的管理措施,确保使用安全,才能保障农业生产用药和农产品质量安全,保证消费者身体健康,增强我国农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为了维护人们的合法权益,保障农产品和农资产品的质量安全,确保农业生产的顺利进行,如何理性对待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成了我们的当务之急。
目前全社会对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闻之色变,政府也相继出台淘汰和禁用计划。高风险农药固然要管,但是真正的症结在于如何正确、安全地使用。而且,一些高风险农药具有药效高、成本低的优点,使用得当可以提高农民生产效率,促进农业生产。对于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是简单地一禁了之,还是有效加以监管,使其扬长避短服务农业生产?需要科学认知和理性思考。
农药有毒性和毒力之分,毒性是农药对人和牲畜的毒性作用的程度,而毒力是指农药对病、虫、草等的杀伤力。农药产品的毒性级别按照产品的急性毒性分级,经口半数致死量小于或等于5为剧毒,大于5~50为高毒。剧毒、高毒农药使用不当,对人畜和环境有较大危害性。高风险农药是指对农业生产安全、农产品质量安全和生态环境安全存在着较高风险的农药,主要包括经常发生药害的、易发生人畜中毒的、易造成农产品质量安全事故的或者其他需要进行重点监控的农药。如何加强对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的监督管理,是保证农产品质量安全和农业生产安全的涉及民生的大事。
严格管控高毒农药科学有序分批淘汰
我国对高毒农药采取了严格管控措施。从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我国已先后淘汰了六六六、滴滴涕、甲胺磷等33种剧毒、高毒类农药,现在登记使用的剧毒、高毒类农药只有22种,而在生产中广泛使用的是低毒、低残留农药。10月1日起实施的《食品安全法》明确要求“禁止将剧毒、高毒农药用于蔬菜、瓜果、茶叶和中草药材等国家规定的农作物。国家对农药的使用实行严格的管理制度,加快淘汰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推动替代产品的研发和应用,鼓励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因此,农业部拟在充分论证的基础上,科学有序、分期分批地加快淘汰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目前高毒农药使用量占农药使用总量的比重不到3%。应该说,我们现在的农药是处于比较安全的时期。
目前剧毒、高毒农药主要用于地下害虫防治、粮食仓储、毒杀老鼠和土壤消毒等方面。而在这些方面,低毒、低残留的农药新品种的研发还是薄弱环节,现在有的还不可替代。而高风险农药使用量比较大,而且是动态的,一般列为限制在部分作物上使用。剧毒、高毒农药并不代表高残留农药和高风险农药,有的剧毒、高毒农药残留很低、药效很好、效益比较高,深受农民认可。
风险不在农药本身在于不能正确使用
其实,农药的关键问题不在于农药本身,而是如何使用。我们国家农业生产是以千家万户的分散种植为主,很多农民生产技术水平低,使用农药光看效果,所以在使用高毒、高风险农药时候,使用量大、不按照间隔期使用农药,带来很大的农产品安全隐患。
这也跟长期以来对农药经营、使用没有严格的立法监管和经营许可有关。比如高毒农药涕灭威、克百威、氧乐果在防治病虫上都是很好的农药,氯化苦在土壤消毒方面也很有效,高风险农药百草枯是很好的除草剂。问题不在于农药的毒性和风险,而在于使用方法的监控不力,监管不到位,毒性和风险没有得到有效控制。
其实,高毒农药、高风险农药关键是使用监管。美国现在每年进口山东华阳农药生产企业几千吨涕灭威高毒农药在生产中使用,他们就是实行严格的高毒农药统一监管使用,农场出现虫害,上报农业部门,农业部门制定高毒农药使用方案,由专业化防治公司统一防治,避免了农场人员接触到高毒农药,既保证了农产品质量安全,又确保了农业生产使用高毒农药,并且降低农民生产成本。可见,高毒农药关键还是使用监管。
所以,全面淘汰剧毒、高毒农药,是否能有效应对突发性、大面积发生的农作物病虫害进行防控,是否提高了农民的生产成本,是否增加了农药使用量?都需要认真评估。而且,在我国主要农产品价格普遍高于国际市场价格的大背景下,更需要慎重考量,以免牺牲了农民的利益。
高毒农药专业化使用可有效规避风险
那么,怎么才能做到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的合理使用?山东省安丘市在使用氯化苦对土壤消毒的经验就值得借鉴。潍坊市2013年峡山区在央视焦点访谈栏目被曝光,在生姜种植时使用了涕灭威高毒农药,此后,潍坊市全面禁止经营和违法违规使用高毒农药,让供销社系统统一储备、统一使用剧毒、高毒农药。氯化苦是剧毒农药,是联合国推荐的替代溴甲烷的土壤消毒剂,因为对人体有强烈的刺激和催泪作用,能警示人而不至于中毒,并无残留,因而安全可靠。在安丘市,由供销社统一进货、建设独立仓库,组建专业化使用队伍。姜农需要土壤消毒,给供销社交钱,价格统一,供销社派专人去对土壤进行消毒。每年安丘市供销社储备、使用氯化苦1200多吨。这样,姜农接触不到氯化苦农药,既保证了剧毒农药使用安全,又达到了土壤消毒效果。
再如百草枯,是一种快速灭生性除草剂,能迅速被植物绿色组织吸收,使其枯死,而对非绿色组织没有作用,使用成本低,除草效果好。但是,百草枯对人毒性极大,误食用后,成活率很低,每年都有一些食用百草枯死亡的人,这给社会带来不安定的因素。最近,百草枯毒性级别被修订为剧毒,马上面临着退出市场的风险。目前,中国百草枯年产量8万吨左右,产能十几万吨,与百草枯生产紧密联系的还有上游20万吨的吡啶产业链。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百草枯生产企业从一开始就自己建立统一使用百草枯的施药组织,生产企业直接给这些施药组织提供百草枯,农民需要除草,给这些施药组织提出要求,施药组织收取药费和人工费用,进行杂草防治。这样,百草枯农药在市场上不经营流通,农民接触不到百草枯,也就不会误服或者去喝百草枯自杀,也就不会产生严重的社会问题,政府也就没有必要禁止百草枯的生产、使用。
确保需时有药可用有效把控扬长避短
近日,山东省农业厅下发了《高风险农药目录》,《目录》包括甲拌磷、甲基异柳磷、克百威等23个农药品种。省农业厅要求:一是在高毒农药定点经营的地区,对《目录》中的农药实行实名购买制度;也可把《目录》中除剧毒、高毒农药以外的其他高风险农药纳入剧毒、高毒农药范畴一并管理。二是在整建制禁止销售剧毒、高毒农药的区域,要对《目录》中除剧毒、高毒农药以外的其他高风险农药实行实名购买制度;也可采取将剧毒、高毒农药中的鼠药、仓储用药和土壤消毒用药以及其他非剧毒、高毒的高风险农药实行定点经营、实名制购买,将其他的剧毒、高毒农药禁止销售。此《目录》的发布和管理措施的落实,对高风险农药的监管在全国创造了新的经验。
山东省目前已经有济南、潍坊、威海、莱芜、日照、聊城、青岛等地全面禁止经营、违法违规使用剧毒、高毒农药,由有关指定农药经营企业统一储备、统一使用,统防统治,封闭运行,既保证了剧毒、高毒农药在突发严重病虫害、大面积病虫害和土壤消毒、粮食仓储、地下害虫等专属领域的病虫害有药可用,又使千家万户农民自己无法购买、使用这些农药,确保了剧毒、高毒农药用得上,使用正确,无危害,残留不超标。
如果我们对剧毒、高毒农药都采取这一办法,即农民的农作物或者一个区域得了严重的病虫害,及时给当地农业部门汇报,农业部门派技术人员诊断,提出必须使用剧毒、高毒农药,由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剧毒、高毒农药储备、施用企业负责实施,农民将钱交给实施企业,财政可以给予一定补贴,实施企业还负责回收废弃物。这样就能杜绝剧毒、高毒农药的滥用。
只有对剧毒、高毒农药和高风险农药使用实施更为严格有效的管理措施,确保使用安全,才能保障农业生产用药和农产品质量安全,保证消费者身体健康,增强我国农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为了维护人们的合法权益,保障农产品和农资产品的质量安全,确保农业生产的顺利进行,如何理性对待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成了我们的当务之急。

目前全社会对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闻之色变,政府也相继出台淘汰和禁用计划。高风险农药固然要管,但是真正的症结在于如何正确、安全地使用。而且,一些高风险农药具有药效高、成本低的优点,使用得当可以提高农民生产效率,促进农业生产。对于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是简单地一禁了之,还是有效加以监管,使其扬长避短服务农业生产?需要科学认知和理性思考。

农药有毒性和毒力之分,毒性是农药对人和牲畜的毒性作用的程度,而毒力是指农药对病、虫、草等的杀伤力。农药产品的毒性级别按照产品的急性毒性分级,经口半数致死量小于或等于5为剧毒,大于5~50为高毒。剧毒、高毒农药使用不当,对人畜和环境有较大危害性。高风险农药是指对农业生产安全、农产品质量安全和生态环境安全存在着较高风险的农药,主要包括经常发生药害的、易发生人畜中毒的、易造成农产品质量安全事故的或者其他需要进行重点监控的农药。如何加强对剧毒、高毒、高风险农药的监督管理,是保证农产品质量安全和农业生产安全的涉及民生的大事。

严格管控高毒农药科学有序分批淘汰

我国对高毒农药采取了严格管控措施。从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我国已先后淘汰了六六六、滴滴涕、甲胺磷等33种剧毒、高毒类农药,现在登记使用的剧毒、高毒类农药只有22种,而在生产中广泛使用的是低毒、低残留农药。10月1日起实施的《食品安全法》明确要求“禁止将剧毒、高毒农药用于蔬菜、瓜果、茶叶和中草药材等国家规定的农作物。国家对农药的使用实行严格的管理制度,加快淘汰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推动替代产品的研发和应用,鼓励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因此,农业部拟在充分论证的基础上,科学有序、分期分批地加快淘汰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目前高毒农药使用量占农药使用总量的比重不到3%。应该说,我们现在的农药是处于比较安全的时期。

目前剧毒、高毒农药主要用于地下害虫防治、粮食仓储、毒杀老鼠和土壤消毒等方面。而在这些方面,低毒、低残留的农药新品种的研发还是薄弱环节,现在有的还不可替代。而高风险农药使用量比较大,而且是动态的,一般列为限制在部分作物上使用。剧毒、高毒农药并不代表高残留农药和高风险农药,有的剧毒、高毒农药残留很低、药效很好、效益比较高,深受农民认可。